字体
间距
字号
背景
配图

字数:3693

五十五

病房里。「小伟,真是受不了你,我算怕了你啦。」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子,妈妈那灵活柔软的舌头就在我的阴茎上来回 的舔着,彷佛在舔一根美味无比的冰棒,她越舔越起劲,但阴茎在她的吸舔下不 但没有融化,反而越舔越坚硬了,忽然,妈妈张开小嘴将整个阴茎都含进口中, 象吃棒冰一样上次吞吐起来。

我的阴茎被妈妈的小嘴吸吮的很舒服,也看着妈妈吸弄阴茎时那淫荡的样子, 我见自己的阴茎忽而在妈妈那两片红唇的包裹下被缓缓吐出,一下又被妈妈缓缓 地的又吸了进去,那种视觉冲击弄的我热血沸腾。

「妈妈……你舔的鸡巴好爽……爽死我了……」

我仰着头夸赞道。

听着儿子的夸赞,妈妈含着阴茎对我白了一眼,随后妈妈又继续含着宝贝大 幅度的吞吐起来,她一边吞吐着那粗大的阴茎,一边抬眼看着我,还不时的撩一 下秀发,暗送秋波,频抛媚眼。

我彷佛象一只在波涛中随浪起伏的小船,不断的从一个快乐的浪尖跌下,又 被妈妈那灵巧的小舌头舔上另一个更高的浪尖,在妈妈的卖力吞吐下,我抑制不 住的大口的喘着气。

就在这个时候,铃……铃……铃……床头的手机响起。

妈妈停止了口交,说道,「小伟,要不你先接电话?」

本来享受着妈妈那性感小嘴的性服务,可是竟然被这个电话打扰了,同时也 暗暗埋怨到底是哪个溷蛋打电话过来。

「喂,是谁啊?」

同时我用另外一只手把妈妈的头往下按,自然,那斗志昂扬的阴茎又一次进 入了妈妈的小嘴中。

妈妈脸色大变,「嗯!」

妈妈不自觉的呻吟一声,接着妈妈伸出手在我的腿上一捏,低声骂道,「小 伟,你想呛死妈妈啊?」

「喂,你小子吃了炸药啊?说话那么冲,我好心打电话关心你一下,你竟然 用这种口气对我,真是好伤我的心啊!」

电话里传来阿德的声音。

「哦,我都受伤好几天了,你竟然才刚电话给我,你算什么朋友呀!还怪我 说话冲?」

一边享受着妈妈的口交服务一边接电话,看到妈妈的眼神又怒又羞,可我根 本就不理会妈妈,继续让妈妈口交着。

「靠,你以为我想啊?最近我妈很不对劲,所以忙着关心我妈去了,这不, 今天我妈好像正常了,所以我马上给你电话了。」

「哦?你妈怎么不对劲了?」

范阿姨?我突然关心的问道。

「哦,我也不大清楚,就是前几天回家,我妈回来后就把一个人关在了房子 里,我还偷偷的贴在门上听呢,听到我妈在哭呢!」

阿德在电话那头回道。

听到范梦依回家后关在房间里偷偷哭泣,我就有一种负罪感,但是一想到自 己是救范阿姨才这样子的,一想到这我就接着问道,「那你听到你妈哭之外,还 有什么别的异常吗?」

「被你一说,好像是有点异常。」

阿德说道。

「什么异常?」

我追问道。

「那就是我妈从那天开始,炒菜要么多放盐了,要么多放酱油了,还有还变 得沉默寡言了,有时我和她说话,有时都不理我了呢。」

此时阿德在电话说道。

「喔……嗯……老公……你爽不爽啊……我给你口交的爽不爽?」

勐然间,妈妈竟然把我的阴茎从她的小嘴里吞了出来,一道诱人的淫言浪语 就无预兆的响起。

「咦,你那里怎么这种声音?你不是在住院吗?」

阿德奇怪的问道。

「你听错了吧?」

说完,我为了惩罚妈妈,用力的妈妈的头往下一按,粗长的阴茎就狠狠的进 入了妈妈的小嘴中,而且一丝不漏的全部插了进去。

「唔唔唔……」

妈妈狠狠的看着我,又挣脱不了我的控制。

我笑得很坏,可是还没等我笑完,妈妈就给我来了个大招,一只手抓住我的 卵蛋抚摸,一只手抓着我的阴茎上下快速套弄,而口中含着的阴茎尽可能吞入她 的口腔里。

我被妈妈直接给我来这种大招彻底打败了,弄的我被突然的快感而不自觉的 叫了一声。

「他妈的,你小子到底在干嘛。」

电话一头的阿德明显知道我这边的情况不对了。

我连忙用手捂着电话,对着妈妈道,「妈,你别玩我了。」

妈妈妩媚的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她的大招。

听到我很久没说话,电话里传来阿德的话,「喂!喂!喂!还在不在?快说 话,你那里怎么有女人的叫床声?」

我轻轻地对妈妈说道,「你狠!」

妈妈一脸的笑容看着我。

「既然被你看穿了,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你听到的叫床声是诗诗在给我口交 呢。」

而我为了应付阿德,只能撒了个谎,把女主角换了一下。

「靠,你小子在医院还这么骚,还叫诗诗给你口交?真是羡慕死我了。」

阿德听完我的话,也没有怀疑,剩下的都是赤裸裸的嫉妒。

「靠,我不是怕你嫉妒,所以没和你实话实说啊,哈哈,现在你就嫉妒了吧?」

我调侃道。

「切,嫉妒?如果是以前我会,而现在我不会了,因为我已经有我家穆梅了。」

我吃了一惊,回道,「穆梅?想不到你小子竟然找到另一半了?不会是你在 会所里找的吧?」

我说完,电话里就传来阿德生气的话语,「溷蛋,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要 乱说了,穆梅可是正经女孩,自从那次英雄救美后,我家穆梅和你家诗诗一样, 迷恋上我了。」

我听了阿德的话,恭喜道,「那要祝福你了,找到了你期望的另一半。」

阿德这时道,「恩,那就先这样吧,我妈回来了,不聊了,你好好享受你家 诗诗的服务吧,我有空过来看你。」

没等我说拜拜,阿德就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后,妈妈突然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道,「小伟,你刚 才为什么要说是诗诗在给你口交呀?为什么不告诉他是我呢?」

我坏笑道,「妈,你不是吧?借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做啊?」

妈妈眼神闪过一丝狡黠,说道,「嘴里说着不敢,可是妈妈的嘴、阴道都被 你插过了,你连自己的妈妈都敢干,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呢?」

被妈妈说的我无语,「妈,只怪我现在腰不好,不然你现在说这话,换在平 时我肯定把你仍在床上,非好好的干你不可。」

妈妈眼神闪过一丝笑意,道,「只许你做,不许妈妈说?坏儿子,看我怎么 惩罚你吧。」

妈妈吐出香艳细嫩的小舌舔弄起来,玉手也熟练地套动着我阴茎进不去的那 一部分,还用手抚弄我的卵蛋。

此时我被妈妈的口交弄的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嘿嘿一笑,暗叫过瘾。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秀发抖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同 时,我的阴茎在妈妈的口中也变得越来越炽热,似乎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我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都已经飞了出去,一阵阵强烈刺激的快感不时从下体 传来,终于,那滚烫的精液在妈妈的口中宣泄出来,射的妈妈满嘴都是。

妈妈也不管,咕噜咕噜的把我的精液全部吃了下去,吃完还不忘舔掉嘴边的 残渣,舔完还妩媚的看着我道,「小坏蛋,现在满意了吧?」

「恩,射了就舒服多了。」

我笑着回道。

听了我的话,妈妈笑了,然后我阴茎上残留的液体,尽数被妈妈用嘴巴清理 干净,弄完后,妈妈脸色羞红,把头靠在我的身上,道,「小伟,你会不会觉得 我很淫荡?」

我顺手在妈妈丰满的乳房上摸了一把,笑着说道,「妈妈,你怎么又问这个 无聊的问题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喜欢你这样,我喜欢刺激……」

妈妈脸儿一红,声音细如蚊道,「你喜欢就好!」

我嘴巴对着妈妈的耳朵说道,「妈妈,你越淫荡,我越喜欢!!!」

「小色狼!!!」

妈妈紧捏小拳在他胸膛上打了一下,神色愈发地妩媚。

我嘿嘿一笑,「不色,怎么能干到妈妈这样子的美人啊?」

妈妈闻言,羞红满面,说道,「现在我不打你,等你身体好了,我会吸干你, 哼!」

我的大手在妈妈那饱满上使劲的肉捏了几次哈哈大笑道,「那我拭目以待了。」

…………………………………………

范梦依回到家,看到儿子一脸淫荡的样子就想到了她被我玩弄的那一晚,所 以看到儿子这个样子,就冷冷的道,「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又在和那些不三不 四的女人打电话?」

被母亲冤枉的阿德,辩解道,「妈,你怎么老是不相信我?我已经改了。」

范梦依不信道,「哼,改了?那你刚才是在跟谁打电话?还有你那个表情怎 么解释?」

阿德道,「爱信不信,我只是在和小伟打电话,他腰闪了,所以我打电话关 心一下而已,哪里有妈你说的那样?」

范梦依听到我的名字,呆了一会,追问道,「你说的小伟是王伟吗?」

阿德奇怪母亲怎么这么问,回道,「是啊。」

证实了心中的猜测,范梦依说了「哦」

就离开了。

阿德被母亲的一番举动搞的莫名其妙。

回到卧室的范梦依,本来不想再回忆那晚的事情,现在仔细想想,那天虽然 喝了春药,可是她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如果仔细去想的话,还是能够记起大半 的事情。

而那天早上醒来躺在她身边的那个男孩,似乎不是对她动手的那些人。

对她动手的一群溷溷,突然出现的男孩,一直抱着她离开的男孩,还有进入 宾馆的两人,最后是她强行按倒男孩的画面。

范梦依的玉脸苍白如纸,想起那天被骂的狗血喷头的男孩,范梦依忽然觉得 揪心的自责和后悔。

范梦依脑海中浮现出我的模样,忽然觉得很自责,那个男孩昨晚救了她,可 是她却因为春药的缘故,将他弄的不成样子。

想起男孩慢慢挪到出租车里的画面,范梦依自责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原来受到伤害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男孩,结果他却被她收拾的凄惨兮兮, 带着满身的伤痕离开了。

「对不起。」

范梦依的泪水掉落下来。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收藏
点赞
反感
相关小说Recommend Related Fictions
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
Sitemap | Copyright MeiSE.APP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络方式: meiseweb@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