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间距
字号
背景
配图

日子就那样一天一天重复的过着,平淡如水,刚结婚时的那种激情慢慢地消退了,儿子成了美玲和周潼沟通的唯一桥梁,虽然周潼还依然呵护着美玲,但明显没有当初的那种激情和狂热了。美玲可以理解,毕竟结婚好几年了,不可能还像刚结婚时那样,她觉得这样就很不错了,她没有更多的奢望,只希望能够平平安安的过下去,把孩子抚养成人。

但事情往往不是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在一个平静的夜晚,周潼从外面喝得醉醺醺的回到了家。周潼以前不怎么喝酒,但自从调到交通局以后,他学会了喝酒,正如他自己所说,在这种单位,不会喝酒就等于不会工作。

周潼完全继承了他父亲的风格,喝完酒之后就看谁都不顺眼了。那天晚上当周潼回到家的时候,美玲正在浴室洗澡。周潼没脱衣服就钻进了浴室。

美玲一看周潼那种醉态,急忙说:“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喝成这样?”

周潼站在美玲旁边,醉眼迷离地看着美玲那雪白的肌肤和那对高耸的乳房,他晃晃悠悠地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抱着美玲就狂吻起来。

周潼的动作很粗鲁,一双手在美玲的乳房上、大腿上重重的揉捏着,最后突然把手指伸进了美玲的体内,肆无忌惮地摧惨着那朵美艳无比的鲜花。

美玲实在忍无可忍,推开周潼急忙走出了浴室,可周潼跟着也走了出来,浑身的水也不擦,弄得地板上到处都是。

美玲急忙走到孩子房间,看到孩子并没有被吵醒,于是轻轻地关上门,走到周潼的跟前说:“你怎么喝这么多?你是不是也想跟你那个酒鬼爸爸以前那样?!”

周潼被美玲的话激怒了,冲着美玲大声吼道:“不许你侮辱我的父亲!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这是结婚以来周潼第一次对自己发脾气,美玲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她穿上睡衣之后,走到周潼的面前说:“周潼,你把话说清楚,我究竟是什么货色?”

周潼冷笑了一声说:“残花败柳,我就纳了闷儿了,当初那个校长在强暴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反抗?你如果反抗了,他根本不可能得逞!”

美玲没有想到周潼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一直以来对自己那么疼爱的丈夫,竟然揭自己的伤疤,这让她的心理受到了重创。

美玲浑身战栗,指着周潼的鼻子说:“周潼,你说的这是人话吗?我的事情当初咱俩谈恋爱的时候我就跟你讲过了,你也说了你不会在乎的。结婚也是你提出来的,我没有逼你,你说过你不会再让我受伤害,可是你现在竟然说这样的话,算我瞎了眼!”说完跑进了卧室,趴在床上大哭起来。

周潼跟着美玲跑进了卧室,浑身湿漉漉地就趴在了美玲的身上,强行把美玲的睡衣脱掉,开始在美玲的身上蹂躏着,美玲在床上扭动着身体,极力躲避着周潼的摧残。可喝过酒的周潼力大无比,美玲根本不是对手,最后终于敌不过周潼,被周潼强行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舒服吗?”周潼一边抽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看着美玲说。美玲看着自己身上这个已经失去理智的丈夫,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很舒服?当初那个校长也是这样干的吧,你那个时候是不是也感觉很舒服?说话呀!你这个臭婊子!”

美玲听到周潼的话之后,突然睁开了眼睛,她无法相信周潼会说出这样的话,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美玲用尽所有力气,猛然推开了身上的周潼。周潼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推了下去,重重的摔到了地板上。

收藏
点赞
反感
相关小说Recommend Related Fictions
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
Sitemap | Copyright MeiSE.APP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络方式: meiseweb@hotmail.com